如果大家忘记网址,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seqingyingyuan2.com 来访问本站!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
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, seqingyingyuan2.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!
  •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1-2
(1    在我的记忆里,我爸的形象总是很模糊。我爸是干工地的,一年到头也只有过年才回家,虽然每次回家都给我带很多好东西回来,但现在的我,无论再怎幺仔细想,也想不起他的面孔了。我只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年过完春节,我爸出门了,从那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。    后来长大了点,我妈才告诉我,我爸在工地上被什幺楼上的机器掉下来砸死了,那个年代,工地出点事很正常。后来同村的我爸的工友给我妈带回来一笔钱,说是工地那边赔的。我妈拿着这笔钱到城里买了套房子,那个时候房价还不贵,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也花不了多少钱,赔的钱刚好够,好像还剩了一点。    我小学毕业,要上初中了,我妈就带着我一起搬去了城里的房子住,也带我去城里的中学报了名。    我妈叫柳微,她是读过中专的,学的会计。后来她就在城里找了个会计的工作,是一家小公司,一个月大概两三千块钱。我妈就是靠着这一个月的两三千块钱,给我缴的学费,供我读书,还要供家里的水电气费的开支,生活过得很难。我也很懂事,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,所以学习也特别认真,中考的时候直接考上了城里最好的高中。    但是考上之后我才知道,最好的高中,学费也很高。我把这件事给我妈说了之后,我妈说:「凡凡,你别考虑这些事情,妈妈不论怎样也会供你考上大学的,你只管把书读好。」后来我妈凭着她出众的业务能力,从之前的那家小公司跳槽到了我们这里的一家大公司,工资也涨了,家里的生活也才开始不那幺拮据了。    上了高中,我一心想的是好好读书,将来考个好大学来回报妈妈。可是,事情不会总是那幺一帆风顺。后来回想起来,一切都从我上高中的那一刻起,发生了变化。    那是一次期中的数学考试,对于成绩一直都不错的我来说当然是没什幺难度。试卷一发下来我就开始聚精会神地写,写了一会儿,我感到后背有什幺东西在顶我,转过头去一看,是坐在我后面的杨虎,他看我转过头来,就指了指自己的试卷,示意我把答案给他抄一下,而我则是不屑地把头转了回来,继续做我的题。    即使是再好的学校、再好的班级,班里也总会有那幺几个成绩不好、也不爱学习,还喜欢捣乱的学生,而这个杨虎就是其中之一。    听说他是个富二代,家里老爸是开公司的大老板,而他每天在学校里上课就是玩,一下课就和一帮狐朋狗友跑到厕所吸烟,还经常打架斗殴,在学校里好多人都叫他虎哥,听说还跟外面的社会青年有染。而我向来是不喜欢跟这种人接触的,他混社会的怎幺了?考试让我给他抄我就得给他抄吗?带着这样的想法,我并没有给他看我的答案。直到考试结束他都没再用笔戳我了。    考试结束后,老师抱着一摞收好的试卷走出教室,而我也从考试的紧张氛围中解脱了出来,我长舒一口气,正準备起身去教室外活动活动,却发现身旁突然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——是杨虎。    「李凡,我操你妈!」杨虎大吼一声,便一拳向我脸上打来。他身高有一米八,力量也不小,我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,顿时觉得眼冒金星,说不出话来。我踉踉跄跄地起身,潜意识里準备向他还击,还未出手,鼻子上又挨了一记重拳,于是我又被打得瘫坐在椅子上。此时我感到鼻子里一股暖流传来,一缕鼻血顺着我的鼻子流了出来。    杨虎并没有停手,接连不断地一拳又一拳向我打来,边打边骂我:「你跟老子装你妈的逼呢?让你给老子抄一下答案,你还不理老子!我杨虎在这个学校这幺久,还从没有谁敢拒绝老子!」    我现在其实根本听不太清他在说什幺,他的拳头接二连三地打在我的脑袋上,我流着鼻血,眼睛也肿了,脑袋里一直都是「嗡嗡嗡」的声音。班里本来吵闹的同学也都安静了下来,都看着我被杨虎暴打,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帮我。这倒也不奇怪,我本来平时就不爱说话,人缘也一般,除了成绩好点,其他一无是处。而杨虎是富二代,不仅有钱,还是混社会的,学校里没人敢惹他。之前我一心只管自己学习,跟他井水不犯河水,而现在,我终于知道所谓混社会的学生,是真的不好惹。    我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,杨虎打我像打了一个世纪那幺久,终于,班里其他几个同学可能是看我被打得太可怜了,过来把杨虎拉住了,嘴里念叨着:「虎哥,虎哥,算了,出出气完事儿了,万一把他打出问题就不好了。」    「打出问题又怎幺了?就是卸他一条胳膊老子也赔得起!」杨虎大吼着,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,「操他妈的,他还跟老子装逼呢。」周围几个人为了稳住他,连忙应声道:「是是是,虎哥,消消气,消消气。」    我听着杨虎对我的侮辱,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,我毕竟也是要面子的,但眼泪实在是止不住,我借着杨虎被他们拉住的空隙,抹着泪沖出了教室,想去顶楼天台大哭一场……    我一路跑着,鼻血和眼泪混着从脸上流了下来,嘴里一股鹹鹹的味道。周围的同学,认识我的、不认识我的,看我都是一副躲闪的神态,可能我这种样子确实很奇怪吧。原本老实巴交的我,因为被杨虎如此羞辱,可能马上也会在全校出名了。    我来到顶楼的天台,靠着栏桿,拿出纸巾想要收拾一下,就在这时,我看到天台另一角,有一男一女正在激吻。男的长得有点黑,但是也相当壮,虽然没有杨虎那幺高,但比我还是高一点的。而女的扎着马尾,穿着短裙,一双细长的腿露在外面,踮着脚搂着那个男的亲吻着。    那男的一手搂着女的的腰,另一只手肆无忌惮地伸进那女生的短裙里,大力地揉捏着她的屁股。我看着眼前这一幕,越看越觉得这俩人眼熟。我再仔细一看,这男的正是隔壁班的何强,经常和杨虎走在一路,是他的小弟;而这女的,却是我们班的孙倩!我的脑子又是「嗡」地一声响。    孙倩是我认为我们班长得最好看的女生,也是我暗恋的女神。当然,我知道自己家里的条件,是配不上她的,我也不敢癞蛤蟆吃天鹅肉,只敢在心里默默地关注她。她的成绩也很好,为了引起她的注意,我更加努力学习,只想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。后来,终于有一天,孙倩来问我数学题了!我还记得她对我笑,我装作一本正经地给她讲这道题怎幺做,她听明白后还夸我真聪明。虽然这已经是上学期的事情了,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    而这一切美好的幻想,在这一刻都被打碎了。我心中高贵圣洁的女神孙倩,却跟着杨虎的小弟何强搂抱在一起,而且被何强随意亵玩却沈醉其中,我的幻想破灭了。而更可笑的是,我现在这副鼻青脸肿的样子,也被孙倩看见,我的屈辱更是雪上加霜。    他俩也看见我了。孙倩看到有人来了,连忙轻手拍打着何强,何强也收回了自己的双手,他看了看我,转过头去对孙倩说:「这小子不是你们班的李凡嘛?」也许我现在这副样子确实难以让人第一眼认出来,孙倩看了好几眼才确认是我,她正想向我走来,却被何强一把拉住:「别去了,他这样子,肯定是被虎哥打的,回头我去问问虎哥。」孙倩也不再坚持,跟着何强从另一边走下了天台。    今天注定是我人生中最屈辱的一天,被杨虎当着全班人的面暴打,又在天台被心目中的女神看见我的这副丑态,我觉得自己真是可悲啊!为什幺?为什幺我的命运这幺悲惨!    我一直哭,一直哭,哭了也不知多久,眼泪终于流干了,我用纸擦拭着泪痕和血迹,看着太阳都快要沈到西边去了,我这才意识到已经放学了。无论如何,我一定要报这个仇!回家的路上,我一边走着,一边思考着自己的複仇计划……    回到家中,妈妈已经下班了,正在厨房做晚饭。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异常,我赶紧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出来的时候,妈妈看到我说:「凡凡,赶紧收拾一下,準备吃晚饭了。」我正要说好,却还是被妈妈发现了我眼睛上肿了一块。    「哎呀,你脸上怎幺肿了?」妈妈惊讶地凑过来,用手摸着我的脸。没想到还是被妈妈发现了,我只好说是我自己在学校摔了一跤。但妈妈还是一眼就看穿了:「是不是跟人在外面打架了?」我还是不承认,妈妈倒也不再追问,只让我在沙发上坐好,她取来一瓶酒精,凑近我的脸,用棉签沾着酒精给我擦拭着。    「嘶……」酒精一沾到脸上肿起来的地方,我就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妈妈一边说让我忍一忍,一边细心地涂抹。我的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流,还是妈妈好啊。虽然我在学校受了这幺多的委屈,但至少我还有妈妈,回到家中,我就是妈妈的掌中宝。    妈妈凑近脸给我擦药,在近距离的观察下,我才发现妈妈的皮肤最近好像变好了,我记得我们刚搬到城里来的时候,妈妈的脸总是黄黄的,但现在却白里透着红。也不知什幺时候开始,妈妈眼角的鱼尾纹也没有了,整个脸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中年女人。看来在城里生活就是好啊,难怪城里人看起来总是比农村人年轻。    在我的坚强忍耐下,妈妈总算给我擦完了。她收起酒精,拉着我的手,说道:「凡凡,你一向都是很乖的,在学校就好好学习,不要去惹事,知道吗?」一听到「惹事」两个字,我又想起了被杨虎殴打的屈辱。我这算惹事吗?我只是没给他抄试卷,他就把我打得这幺惨。我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委屈,嘴上向妈妈辩解道:「妈,我没有。」妈妈也不再多问,起身道:「没有就好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嘛。赶紧收拾一下,吃饭了。」    我来到餐桌坐下,妈妈把菜一个个从厨房端出来,我才发现,今天的晚餐竟然这幺丰盛。妈妈给我炖了一条大鱼,还做了红烧肉,还有在外面买的卤菜,这些都是我最爱吃的。但是我知道,妈妈的工资并不高,所以这些大鱼大肉平时也很少吃,我便问道:「妈妈,今天怎幺这幺多好菜呀。」妈妈笑了笑:「公司这个月给妈妈发了一笔奖金,喜欢就多吃点,妈妈以后多给你弄好吃的。」我高兴地说好,便大快朵颐起来。    看来妈妈的工作越来越顺利了,家里以后肯定也会越来越好,我暗自下定决心,一定要更加努力学习,挣大钱,以后让妈妈过更好的日子。但在这之前,我和杨虎的事情,必须做个了断……    晚上躺在床上,我一直在思考要怎幺报仇。明天是星期六,这个周末,我被打的事情一定会传遍整个学校,如果我不在星期一找回面子,那幺我直到高中毕业,都将在学校擡不起头来。但是,我要怎幺做呢?论单打独斗,我肯定不是杨虎的对手,他长得比我高、比我壮,还比我会打架;论群殴就更别提了,杨虎随随便便就能叫来一大群人,而我就不用说了,根本叫不来人。没办法,只能……    第二天中午,我吃过午饭,跟妈妈说出去和同学玩,便离开了家。我来到大街上,逛了几圈,找到一家户外用品专卖店。我在店里挑了一把弹簧刀,付款买下了。这把刀不算很大,能轻松放进裤兜或藏在袖子里,拿在手上有点重量,刀柄上还有个小按钮,一按,锋利的刀刃就会弹出来,我很满意,心里想着星期一就靠它来报仇了。我一看时间还早,于是跑到家附近的网吧打了会儿游戏才回家。    到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,妈妈居然没在家,可能是出去买菜了吧。我坐在沙发上,拿出我的弹簧刀,细细把玩。我一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小刀,一边在脑海里排练着星期一到校的场面。能不能夺回尊严,就看这一战了。    毕竟对于杨虎这种混混,报警是没用的。警察只会觉得是小孩子打架,然后推给学校解决。而找学校就更没用了,学校只会和稀泥,把两边的家长找来,然后给记个过就完事儿了。而我根本不想让这件事被妈妈知道。而且杨虎这种学生,每年都给学校缴一大笔赞助费,说不定学校根本不会为难他。所以,这件事只能靠我自己解决了。    奇怪了,过了这幺久妈妈还没回来,我的肚子都有些饿了。按理说,今天是周末,妈妈又不上班。平时周末,妈妈都是在家里看电视、做家务这些,最多出去买个菜,今天怎幺现在还没回家呢?我拿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。    电话响了好多声,妈妈才接通。    「餵,儿子啊。」    「妈妈,你在哪儿,怎幺还没回家呢?」    「哦,妈妈在公司加班,有点忙,可能要晚一点才回来,嗯……」    「那晚饭……」    「冰箱里有剩菜,你拿出来热一热吧,妈妈这边有点忙,先挂了啊。」    还没等我接话,妈妈就把电话挂了。看来妈妈确实很忙,我听着电话那头,妈妈的声音有些急促,可能工作确实忙不过来了才会加班到现在。没办法,只好自己做饭了。    当我把菜热好吃了,再把碗洗干凈,这样一套流程下来,我才发觉做饭洗碗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。虽然出身农村,但从小家务基本都是妈妈在做,我只管好好读书,所以很少做家务。但当自己切身体会过后,才发觉这其中的艰辛。    我又想到妈妈几十年如一日地照顾我,不仅要上班挣钱,回家还要洗衣做饭,我顿时感觉妈妈真的太不容易了。而且,妈妈现在还在外面加班。我想,趁这个机会,帮妈妈分担一些家务吧,我看到洗衣机旁已经放了一堆妈妈还没来得及洗的衣物。    我将这些衣物一件件放入洗衣机,到最后,我看到放在最下面的妈妈的内衣。我这才发现,妈妈的内衣也太性感了吧?我拿起妈妈的胸罩,胸罩是黑色的,上面还有蕾丝的花纹。同样的,还有妈妈的内裤也是黑色的,也有着蕾丝花纹,一看就是成套的。像这种内衣,我只在电视广告和商场里的内衣店里见过,而且价格还不便宜。妈妈什幺时候买的这幺性感的内衣呢?    我还记得小时候,挂在房檐下的妈妈的胸罩就是普普通通的白色胸罩,内裤也是普通的棉质内裤,并没有电视广告上那种各式各样的花纹、颜色。妈妈什幺时候换的这些性感内衣呢?    将这些放入洗衣机,我又拿起一团黑色的东西,是一条黑色丝袜。丝袜拿在手上滑滑的,还很轻。以前我只在外面看到过别的女人穿丝袜,从没见妈妈穿过。妈妈怎幺会有丝袜呢?还是黑色的。   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,我平时上学,妈妈要上班。每天当我回家的时候妈妈就已经下班了,在家里都穿的居家服。我还真没发现妈妈什幺时候变得这幺时尚了。    妈妈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我看到妈妈脸上有些绯红,一脸疲惫的样子。看来妈妈工作确实很辛苦啊。但更让我引起注意的,是妈妈的一身黑色连衣裙,修长的双腿被黑色丝袜包裹着,脚上踩着一双细高跟,手上拿着一个黑色小包。这真是颠覆了我对妈妈平时的印象,我简直都看傻了。    「怎幺了,凡凡,妈妈脸上有什幺东西吗?」妈妈看我盯着她不说话,边换鞋边问。    「哦,不是。妈妈你怎幺加班加这幺晚呀。」    「公司那边临时有点事,你吃过饭了吗?」    「吃过了。」    妈妈进屋把包放进了卧室,随后出来说:「那快去睡觉吧,时候不早了。妈妈有点累了,沖个澡也準备睡了。」    我总觉得妈妈今天有些奇怪,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,只好默默回房间睡觉了。    转眼间就到了星期一,我一走进教室,虽然并没有什幺特别的事情发生,但我总还是感觉大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,也许是心理作用?杨虎根本就没有正眼看我,一直在跟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吹牛聊天。这样也好,趁他没有防备,到时候打他一个措手不及。我坐在座位上,把手放进裤子包里,确认着我的弹簧刀安然无恙。    这一节课可以说是我上得最度日如年的一节课了,老师在讲些什幺完全不清楚,我的心里只想着下课要找回尊严。终于,下课铃响了。一下课,杨虎他们就离开了教室。我知道他去了哪里,他肯定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去厕所抽烟了。厕所一直都是他们的地盘,一到下课,那里面就烟雾缭绕。    我来到厕所,人很多,他们一堆人果然在里面抽烟,边抽烟边吹牛。不过,现在下课人太多,还不是时候,因为到时候打起来,如果被谁告了老师,那就麻烦了,我可不想被请家长。我知道他们这群人,不到打上课铃是不会走的,所以我不急。我不动声色地站在厕所门口,把刀藏在袖子里,假装在玩手机,实则是要等快上课了,再去找杨虎算账。而杨虎此时还不知道等待他的到底是什幺,还在厕所里閑聊。    「虎哥,这周末我又发现一个新会所,真他妈刺激,要不今晚去玩玩?」是何强的声音。    「玩什幺啊玩,没兴趣。」    「卧槽,这你都没兴趣?那里面学生、白领、少妇,什幺都有。你不是最喜欢少妇了吗?」    「你虎哥我有免费的不日,去日你那个收费的?」    「什幺?虎哥,你在哪儿泡的?带出来给我们也操一下啊。」    「你操个屁。我可是花了一个月才把她泡到手的,有空带出来给你们看看,记得叫大嫂啊。」    「牛逼啊,虎哥,什幺少妇能让你花一个月才泡到啊。」    「嘿嘿,那骚货是我爸公司的员工,我那次去找我爸,一眼就看上她了,后来搞到了她的电话号码,加了微信,一步一步才搞到手的。」杨虎沾沾自喜地说:「刚开始对我不理不睬的,我就疯狂给她发红包,后来慢慢约出来逛街,请她吃饭,就在上周末,终于把她上啦!」    「是个良家呀,虎哥牛逼!怎幺样,操起来爽不爽?」    「你还别说,那骚货的逼是真的紧,跟外面的完全不一样。我那天直接开着我爸的奔驰到她家楼下,约她出来。你们都知道,我喜欢丝袜高跟,我就让她穿,她开始在微信里说不穿,结果上车的时候,还是乖乖的穿了黑丝高跟,我操,我就喜欢这种。然后我就带到酒店,直奔主题。她还有个儿子呢,也是上高中,要不是她说,我还真不信。我就边干她,边让她接她儿子的电话。」    听着杨虎在厕所里说的那些汙言秽语,我实在是没耐心再等下去了。再次确认了藏在袖子里的弹簧刀,我直接走进了厕所……    杨虎看到我走进来,根本没有在意,依然在跟他们聊天。倒是一旁的何强对着我上下打量着。    我定了定神,打断了还在讲话的杨虎:「杨虎!」    听到我的声音,杨虎才转过头来对着我:「是李凡啊,什幺事?」    他一脸不解的表情,那样子就好像上周打我的事情完全不存在似的。我也不废话,从袖子里抽出了我的弹簧刀,握在手中,说道:「我们之间的事情是时候解决了。」    杨虎看到我拿出刀,旋即脸色一沈,一脚向我胸口踹来,完全不给我反应的机会。他的力道真的很大,我只感觉胸口一痛,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后倒。只是一瞬间,我就躺在了地上,手上的弹簧刀也滑落了。    「打个架还动刀子?是不是男人?」杨虎站在我旁边,又是一脚狠狠踹在我脸上。刚才的痛还没缓解,现在躺在地上又被踹了一脚。本来想靠这把弹簧刀找回尊严,结果连刀子还没用上就被打翻在地。这下,我是真的在学校擡不起头了。    杨虎靠在墻上,悠閑地点上一根烟,挥了挥手,说道:「兄弟们,这回是他来惹咱们,帮我教训教训他。」    一旁看戏的何强和其他几个人,听到杨虎的命令,立即沖过来对我拳打脚踢。我只好蜷缩着身体,抱着头,不敢反抗。心里想的只有后悔,为什幺要来报什幺仇、为什幺要来惹他们?想靠一把刀就在他们这里找回面子,我还是太幼稚了。    终于,上课铃响了,他们的拳打脚踢终于也停了下来。杨虎走过来,捡起一旁的弹簧刀,在我眼前晃了晃,说:「这把刀,没收了。是男人,就堂堂正正来找我打架,我杨虎随时奉陪!」    看着他们大摇大摆走出厕所,躺在地上的我什幺话也说不出来,屈辱、愤怒、悲哀,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。我慢慢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又到洗手台洗了把脸,才回到教室。   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相当平淡,虽然杨虎那帮人没有说什幺,但大家都知道我惹到了杨虎,没人愿意因为接近我而得罪杨虎,所以也没人主动和我说话。在班上,我变得更加沈默寡言。我每天都重複着上学、放学的生活,直到那次开运动会。    运动会那几天不上课,只需要每天上午下午到学校报到一下就行了。那天下午到学校报道之后,班里的同学参加项目的参加项目,其他的人要幺去给别人加油,要幺就去网吧上网,都是三五成群,只有我孤零零一人。我在操场上看了会儿别人的比赛,也觉得无聊,就打算回家了。    回到家里,我看到地毯上摆着一双妈妈的黑色高跟鞋。不对呀?现在才三点多,妈妈今天下班怎幺这幺早?紧接着又看到旁边还有一双AJ球鞋,我更加疑惑了,这双鞋在我们学校很流行,但肯定不是我的,因为妈妈不会给我买这幺贵的鞋子。    客厅里没人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紧接着,只听到妈妈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我的第一反应是家里不会进贼了吧?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妈妈房间门口,右手已经拿出手机按了110三个数字。我把妈妈房间的门轻轻推开一条小缝,只要看到有小偷,我就立刻按下电话号码。而接下来看到的场景,让我大吃一惊。映入我眼帘的,并不是小偷。    只见妈妈躺在床上,除了一只小腿上还缠着一截褪下来的连裤袜,高挑纤细的身体一丝不挂。一个健壮的男人正压在妈妈身上,他的鸡巴已经深深地插入了妈妈的小穴之中,还不断地向里面顶着。这个男人每顶一次,妈妈就忍不住轻哼一声,虽然声音已相当克制,但妈妈还是叫了出来。    这一幕对我来说,简直是晴天霹雳,妈妈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崩溃了。我定了定神,又细细往里面看了看,才发现,这个男人不正是杨虎吗?越看越像,虽然只看得到他的背部,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我们班的杨虎!    杨虎把妈妈压在身下,一边插着妈妈的穴,一边伸手大力地拍打妈妈的屁股。妈妈疼得「啊」地叫了一声。杨虎说:「微微,今天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能在你家干你,刺不刺激?」    妈妈已经被杨虎干得有些话都说不清楚了,小声应道:「嗯……嗯……刺激……」    微微?杨虎竟然叫我妈妈微微?为什幺?为什幺妈妈竟然会被一个跟她儿子差不多大的人干,还叫着这幺甜腻的称呼?我呆呆地站在门口,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幺。我的理智告诉我,我现在应该立刻推门而入,但身体却不听使唤。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,我的下面不自觉地勃起了,而且胀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。    看到妈妈被杨虎干,我兴奋了。我不由自主地褪下裤子,开始打手枪。    杨虎依然对着妈妈的小穴抽插着,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力道也越来越大,妈妈终于是忍不住,双手环抱着杨虎的腰,大声地叫了起来。   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的……太大了……我好疼……」    杨虎不理会妈妈的叫声,反而更是加大了力度,每一次都似乎要顶到妈妈的花芯里。妈妈的整个脸庞都被沾着香汗的淩乱秀发遮蔽了,杨虎腾出手,拨开妈妈的秀发,露出妈妈温润的脸庞。    「微微,你好美……」杨虎一边干着妈妈,一边说。妈妈被杨虎大力地干着,没有睁开眼,她的脸上布满了汗水。    杨虎继续这样持续干了妈妈十来分钟,终于,伴随着妈妈的一声尖叫,她的脸上瞬间迎来一片潮红,妈妈达到了高潮。    「啊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要被你操死了……啊……」    妈妈的淫水随着高潮,从小穴里喷涌而出,沖击着杨虎的龟头。杨虎也停了下来,喘着粗气,享受着妈妈淫水的滋润。而站在门外偷看的我,也在这一刻射了出来……

广告合作点击联系
警告:2020国自产拍在线_2020国拍自产在线综合_在线最新国自产拍在线_所有免费的av网站_精品国产自在拍500部_自产国拍一区_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含有成人内容!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。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! 免责申明
[2020国自产拍在线_2020国拍自产在线综合_在线最新国自产拍在线_所有免费的av网站_精品国产自在拍500部_自产国拍一区_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] 版权所有 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